当前位置:思美客国学红楼梦中贾府的男子与女孩子有何区别?为何会出现阴盛阳衰的现象?
红楼梦中贾府的男子与女孩子有何区别?为何会出现阴盛阳衰的现象?
2022-07-11

贾府是历时百年的钟鸣鼎食之家,其国公府显赫荣耀的社会地位。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提供详细的相关内容。

很多读者向往红楼梦的贵族生活,穿的是高级定制大红猩猩毡、 凫靥裘,吃的是米其林级的美食茄藤、一两银子一个的鸽子蛋,玩的是大雪天烤鹿肉、办诗社……既富且贵的豪门生活,让很多读者希望穿越到古代,做大户人家的小姐、公子。

俗话说,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。真正懂《红楼梦》的就会发现,普通人向往的贵族生活,只是在大观园中才有,在大观园外的豪门世界是凶残、奢靡、荒淫的,让人不寒而栗的。

犹如宝玉在迷津河看到的景象:荆棘遍地、虎狼同群、黑河淌洋,柳湘莲说东府里除了门口的石头狮子外,连猫儿狗儿都不干净,大观园一墙之隔的王熙凤屋里,常年经营放高利贷的罪恶交易;翻手覆云间,凤姐就利用贾琏的官爵捞钱,治死了张金哥和守备儿子两条人命……如此凶险让人不寒而栗。

在大观园外的世界如此残酷,但大观园内却歌舞升平,吟诗作画,红男绿女,一派清明世界,成为豪门世界里的一道白月光,为林黛玉、薛宝钗等贾府女孩们提供了安身立命之所。

俗话说,要想抵御豺狼和虎豹,扎紧篱笆打好桩,大观园这道坚固的篱笆墙是谁树立起来的,能够把墙外汹涌的恶阻挡在外?

“源易缘”认为,这道篱笆墙正是贾家年老成精的贾母建立起来的,而且在她的带领下,这道篱笆墙扎得很牢固。

而在大观园外爷们生活的地方,贾母基本不过问,任由他们胡作非为。

于是,在贾家形成了一个非常奇特的现象——阴盛阳衰:主仆上下,安富尊荣者尽多,运筹谋划者无一,而家里的几个好姊妹,都是少有的。

黛玉和宝玉共读《西厢记》,宝玉听说黛玉要去向父亲贾政状告自己言语轻薄,立马吓得脸色都变了,黛玉就戏骂宝玉“苗而不秀,是个银样镴枪头”。

那么,为何《红楼梦》贾家会出现“阴盛阳衰”,男子一代不如一代的衰败景象,贾母为何又如此重视对女孩教养,重视对大观园门禁的管理,难道贾母真的是“重女轻男”的开明家长吗?

今天,“源易缘”就来分析一下贾母这个老祖宗的真实面目,揭开荣国府能够在朝廷立足的真正力量。

一、阴盛阳衰:富贵人家难逃的命运魔咒。

书中一开头就介绍,百年大族贾家两府已经赫赫扬扬走过了近百年,但到贾敬、贾政这一代,已经日渐消疏了。

贾家两府消疏的一个表现就是,贾家人当的官越来越小,贾政作为荣国府的当家人,仅仅是一个工部员外郎,这基本就是贾家两府最高的实职官职了,这与贾家国公府的门第是极不相称的。

除贾政外,贾家其他男丁不少,但贾敬、贾赦、贾珍、贾琏、贾宝玉、贾环等, 都是吃喝玩乐的纨绔子弟,根本撑不起国公府的门楣。

而与男子的不上进相对的,贾家出了贾元春这个贵妃,余下迎春、探春、惜春三姐妹,也步姐姐元春后尘, 姊妹四人“琴棋书画”各专一样, 都是才貌俱佳的女子。

不仅贾家四姊妹,林黛玉、薛宝钗、史湘云、薛宝琴等亲族中的女子,个个都是巾帼中的翘楚。

其实,阴盛阳衰的家族,红楼梦中比比皆是,几乎是一个普遍现象。

四大家族的薛家,儿子薛蟠和女儿宝钗,就如云泥之别,薛宝钗是女孩中夺冠的牡丹, 薛蟠是斗鸡走马,纨绔中的纨绔。

秦可卿家,秦可卿是兼有宝钗、黛玉之风流袅娜、鲜艳妩媚的女子,而弟弟秦钟就终日同宝玉眠花宿柳、不问正事……

阴盛阳衰如同命运魔咒,不断在富贵或追求富贵的人家上演,形成一种普遍的现象。

与阴盛阳衰现象相对应的是,女孩高攀嫁入富贵门庭,成为家族维持富贵的重要途径,对女孩们待价而沽,当商品一样,在婚姻的外衣下卖出高价,也成为普遍。

二、千红一哭:黛玉、薛宝钗都难逃扶弟魔的命运。

书中多次提到贾母喜欢女孩子们,因此宁国府贾珍的妹妹惜春被接到大观园由贾母看护,贾赦的女儿迎春也被接到大观园,贾家嫁出去的最有出息的女儿贾元春,幼年时也是由老祖母教养长大的,贾家的亲戚,无论薛家的宝钗、宝琴,史家的史湘云,还是李纨家的李琦等,也都投奔大观园而来。

就好像大观园有神奇的魔力一样,吸引着一个又一个家族将适婚女孩们送到这里。

那么,大观园真的拥有这种魔力吗?有,而且这种魔力是贾母一手搭建起来的。

首先,贾母十分重视大观园的门禁管理,但凡男子,除贾宝玉外很难进到这里,小厮最多只能到二门,就得止步。

为了保持大观园不被男子沾染,二门之内日夜有婆子值班巡逻。大观园发现聚赌现象,一向养尊处优的贾母发了最大的一次怒火,将参与赌博的婆子一律严惩发落。

“园内的姊妹们,起居所伴者皆系丫头、媳妇们,贤愚混杂,贼盗事小,再有别事,倘或沾染些,关系不小。这事岂可轻恕?”

贾母严把门禁关卡,让女孩子们避免桃色之事,保持姑娘们的清誉。贾母此举从事实上让姑娘们有了大观园这个清净之地,但贾母的真实目的,是为女孩们能嫁入高门奠定基础。

其次,贾母拥有高级媒婆的特殊权利,为贾家国公府奠定富贵基础。

贾家是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之首,凭的是什么?

在贾家立府之初,贾家两府凭借的是贾家男子为皇帝打下的江山。但在后来,贾家子弟一代不如一代之后,贾家还能保持国公府的地位,靠的就是联姻。

贾母因为老诰命的地位和人脉,能够接触到最优的姻缘资源,这就是为何女孩们都到贾家来的原因:不仅是想把自己的女孩嫁给宝玉这个香饽饽,更多的是得到贾母的助力,为女孩们能够攀到更好的姻缘。

所以说,贾母虽然是一位慈祥的祖母,为女孩子们提供了成长的庇护,但贾母实际更是以优秀女孩,撬动家族富贵的第一人。

所以,在红楼里的女孩,绝大多数的命运是成为扶弟魔,以自己一生的姻缘,为娘家谋求最大程度的富贵。

贾母运作的最成功的案例就是元春,贾家的嫡出女孩元春被贾母送进了皇宫,在贾家日益走下坡路的时候,被皇帝御封为皇贵妃,贾家及四大家族为此兴奋鼓舞,更加奢靡荒淫。

正是因为女孩们生来就有“扶弟魔”的任务,因此大都命运悲惨。林黛玉、薛宝钗都难逃扶弟魔的命运。

正如贾雨村吟诵的“玉在椟中求善价,钗于奁内待时飞 ”的谶语一样,无论是林黛玉还是薛宝钗,都如同等待出更高价的金主的商品,也是为娘家敲开富贵之门的钗环。

但是作为富贵敲门砖的女孩们的命运大多是悲惨的,正如贾母最信任的大丫环鸳鸯骂的那样:“我若得脸呢,你们在外头横行霸道,自己就封自己是舅爷了;我若不得脸,败了时,你们把王八脖子一缩,生死由我。”

这就是红楼时代女孩们的命运,也是为何在太虚幻境,宝玉喝到的茶是“千红一窟”,谐音“千红一哭”,又喝的酒是“万艳同杯”,谐音“万艳同悲”。也是为何钟灵毓秀的十二金钗女孩们,纷纷进入薄命司的真正原因。

宝玉及贾家子弟都是“银样镴枪头”,是因为他们本身并不上进强大,他们的富贵是家族里的女孩们献媚得来的,他们如同狐假虎威的狐狸,本身没有本事,靠的是女孩们夫家的势力,一旦女孩们不得脸,他们也就失去了立身之本。

鸳鸯大骂娘家人是“缩头乌龟”,正是她作为贾母最信任的贴身大丫环,她最了解贾母的丑陋之处:将女孩作为富贵的筹码,换得家族的富贵。贾母如此,当时只认富贵的人家皆是如此。这就是鸳鸯宁死不肯嫁给贾赦的原因:高嫁等同于跳火坑。